难忘儿时皮影戏。

摘要: 据史书记载,皮影戏始于战国,兴于汉朝,盛于宋朝,元代时期传入西亚和欧洲,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皮影戏又称“灯影戏”、“人头戏”、“影子戏”,有的地方叫“皮猴戏”,“纸影戏”等

09-09 18:17 首页 旅课草堂


儿时看皮影戏的情景:那些提着木板凳的老人们,穿着蓝布或黑布上衣,帆布鞋上沾满从田地里带回的泥土,在黄昏时络绎不绝地聚集到村子的空地处,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在黑暗中燃气烛波,映红了一张张兴奋的脸庞......


我的家乡在河南新县偏僻的一个小山村。离开十多年了,我时常在梦中回到童年的时光。皮影戏,它承载着我儿时快乐的小舟,穿越世界的长堤,伴着岁月的风浪,潜进我浓妆的意识萌芽。



我清晰记得儿时看皮影戏的情景。那些提着木板凳的老人们,穿着蓝布或黑布上衣,帆布鞋上沾满从田地里带回的泥土,在黄昏时络绎不绝地聚集到村子的空地处,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在黑暗中燃气烛波,映红了一张张兴奋的脸庞。


我们这些小孩,个个更高兴,在人群中欢呼、打闹着,削尖了脑袋钻营到最得看的位置。因为今天要演《武松打虎》。



老人们喜欢看古戏,内容全是因果报应,忠孝节义的段子。消息传到村子说是演《杨家戏》,后来不知怎么改为《武松打虎》。老人们未免有些失望,在一阵叹息声中,本家二爷轻快地唱道:“奉旨出京当钦差,真是名利一起来……”另一位本家爷爷接着唱道:“王朝马汉一声吼……”惹得众人大笑,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这两位爷爷由于长期看戏,对历史人物耳熟能详,对历史事件如数家珍。特别是二爷,他是我的邻居。平日里爱讲忠君报国,富贵不能淫的苏武;爱讲执法如山,刚直不阿的包公,爱讲壮志未酬,怒发冲冠的岳飞。会唱《苏武牧羊》、《杨家将》、《薛仁贵征东》的精美唱段。知道秦琼为朋友卖了黄骠马,关云长千里走单骑。



锣鼓阵阵,二胡悠扬。《武松打虎》“武松”一出场,上下翻滚。看那武松眉清目秀,英姿勃发。再看那老虎,嘴大目圆,花纹逼真,凶猛异常。台下一阵欢呼,小孩子们叫声最大。


老虎用劲翻身一扑、一掀、一剪三段都抓不着武松,劲儿先泻了一半。它急得咆哮起来,不停地扒拉着地上什么东西。


“这个纸人怎么会跳上跳下,还会说话呢?”我看得目瞪口呆。



我偷偷跑到后台去看,空间很狭小,还放了两个大木箱。两侧的大竹竿上挂着许多皮影人物,个个栩栩如生,色彩鲜明。两位师傅坐在长凳上,另外一位师傅站着。他们一个敲锣打鼓,一个拉二胡,一个操纵皮影的师傅把武松的皮影放在幕布上表演,“武松”的背上连着许多线和棍子。


我看见操纵皮影的师傅猛地在地上跺了一下脚,那只“老虎”马上翻倒在地。敲鼓的师傅大喝一声,“武松”就骑在了“老虎”的头上,挥动着铁锤大的拳头向老虎头上猛击。一阵乱打,老虎倒下了。锣声、鼓声、喝彩声更响了。



皮影戏演完了,小伙伴一个个意犹未尽。一个调皮的小伙伴偷偷藏了“老虎”。过一段时日,戏班到另一个村子去演这场戏,害得班主找了好半天,后来折回寻到我们村,索要了去。


那时的乡下没有电视,实在没什么好玩的,一些游戏像跳皮筋、跳房子、玩沙袋,我们都玩腻了。本家哥哥小国提议玩皮影戏,小伙伴一致叫好。于是大家分头弄来木板条子,白纸和铁钉,糊好影窗,又从家中破棉袄中偷偷抽来棉花,搓成灯捻子,在墨水瓶的盖子上打眼,穿上铁笔管,顺管子上引上捻子,算是制成煤油灯。接下来最大的难题就是上哪里去弄皮影人。



听二爷说,皮影人可难做了。皮影是用牛皮或羊皮驴皮制作的,制作时要在三伏天,选用新宰的牛皮,先用清水浸泡15天左右,然后将皮上的污秽用钢刀刮干净,刮薄,直至透明,在阴凉处晾干才可用。还需经磨、洗、刻、着色等四道工序。上色时主要使用红、黄、青、绿、黑等透明颜料,一个皮影才算做好。


最后还要在脖颈前订上一根操作杆,作为支撑影人的主标,在两端处,用皮条各拴一根操作杆,插上影人头。



这么复杂的工艺,不光说我们做不了,恐怕村中的老人也做不了。再说,牛皮到哪里弄?弄到也不会处理,所以只好找来废纸箱代牛皮,画的画,剪的剪,缝的缝,如此七手八脚,总算成了“牛皮影”。



天一擦黑,我们这一帮玩伴就在门前的打谷场支起影窗,咿咿呀呀唱起来,也不知道唱的是何方“剧本”。有时得意忘形碰翻了煤油灯,烧了影窗,大人闻迅赶来“救火”,于是免不了要挨一顿大骂。第二天又悄悄修复影窗,恢复演出。


这些皮影戏的印记,一直在我童真的角落,封存了那段独享的温馨。



据史书记载,皮影戏始于战国,兴于汉朝,盛于宋朝,元代时期传入西亚和欧洲,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皮影戏又称“灯影戏”、“人头戏”、“影子戏”,有的地方叫“皮猴戏”,“纸影戏”等。相传发源于我国的陕西,是一钟以兽皮或纸板做成的人物剪影,并涂上各种色彩。表演时,利用蜡烛和燃烧的油灯照射,艺人在白色幕布后面表演。白布幕布又称影窗,俗称“亮子”,一般高3尺,宽5尺,最高不过4尺,宽不过6尺,以白布作幕,以便单人操作。艺人一手操作戏曲人物,一边用当地流行的曲调唱述故事,真可谓:“一口诉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同时配以打击乐和音乐,有浓厚的乡土气息。



2000多年前,汉武帝爱妃李夫人染疾故去,武帝思念心切神情恍惚,终日不理朝政。大臣李少翁一日出门。路遇孩童手拿布娃娃玩耍,影子倒映于地惟妙惟肖。李少翁心中一动,他告诉武帝李夫人并非故去而是升仙,感念武帝的深情,愿意午夜之时帷中相会。汉武帝相信了李少翁所言。于是李少翁入夜围方帷,用绵帛裁成李夫人影像,涂上色彩,并在手脚处装上木杆,张灯烛,奏请皇帝端坐帐中观看。武帝看罢龙颜大悦,就此爱不释手。



这是《汉书》里的故事,据说是皮影戏最初的起源。


相传唐明唐在杨贵妃死后,垂暮的他坐在饱经战火的大明宫里,对着一面连着墙壁的白色幕布发呆。他只好在夜来时分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命人点上一盏豆灯,刻画出一个酷似面貌的皮影,看着印在墙上的影子,暗自神伤。


皮影戏是我国文化的瑰宝,始终有它独特的魅力和深层的文化内涵,可随着时代的变迁,皮影艺术日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去年二爷去世,我回了一趟故乡。村民,一堆又一堆,在热火朝天地打麻将、玩扑克,时不时爆出大声的笑,或放肆的尖叫,撕裂了小村的静谧。


二爷走了,离开了融入他血液的皮影戏,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小山村,离开了和他一起看戏的老人们。只有笑凝固在遗像里,沧桑而慈祥。



冥纸燃起,灰屑如黑色的蝴蝶满天飞舞。恍惚间,二爷粗哑的唱腔响起:“再不能习武科场走/再不能当众占鳌头/再不能去见文武午门首/再不能班房会王候/再不能朝王三六九/再不能披星戴月五更头/再不能金殿三叩首……悲壮雄浑,天地动容!


*编者申明:文章由本平台原创首发,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旅课草堂(@后台君00,微信lovely_sll00/电话18810439776,欢迎交流!)

-------------------------------推荐阅读-----------------------------

-------------------------敬请关注:旅课草堂-------------------------

旅途,是最美的课堂||乡村,是最美的世界

乡村美学营造第一门户

乡土情结人士早餐必点


首页 - 旅课草堂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