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网红主播们的收入需要交税吗?

摘要: 近年来,网红主播们迎来了身价的三级跳,年收入动辄几十万、上百万。那么主播的打赏收入到底需不需要缴税呢?

09-01 00:10 首页 第一财经财神到

三思导读

近年来,网红主播们迎来了身价的三级跳,年收入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以某一个主播平台为例,从该平台主播的税前劳务报酬来看,一月份为120万元左右,12月就增长到了3600多万元,增长了30.4倍。而高收入的主播新贵,好像成了个人所得税的漏网之鱼。那么主播的打赏收入到底需不需要缴税?看看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李昕凝博士怎么说。


  以上视频来源于

第一财经频道最近播出的《解码财商》栏目


网红时代终于引来税务目光

根据报道,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是没有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在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的要求之下,今年最终补缴了税款6000多万元。朝阳区地税局数据管理科相关负责人曾经向媒体表示,新兴业态绝非法外之地,我们想在信息分析中,寻求突破口,精准捕捉新的税收增长点。朝阳区地税局也称今年他们会运用大数据辅助税收征管。重点针对新兴行业业态堵塞税收漏洞。看来这个北京市朝阳区,不光有身负十八般武艺的朝阳群众,朝阳地税的税收征管能力和努力水平,也的确是值得称赞。目前网红的个人收入十分引人注目,年收入上百万,有的一天收入就可能数以十万计。


以直播平台为代表的新兴行业,已经进入爆发增长期。但是这些行业在税收遵从度方面还有待提高,无论所得和收入的获取渠道如何多元化,形式如何多样化,规范征收是大势所趋,也是税收公平的要求。但是具体应该怎么征收,可能还存在一些模糊之处。


给主播打赏并不能简单视为赠与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讨论一下,网红的所得税应该怎么征。第一个问题应该征税吗?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如何界定网红的收入。看到一个主播长得特别漂亮,或者特别帅气,歌唱得特别好,为了让她在直播的时候,跟我说一句谢谢某某老板,我就愿意花钱给她送礼物。这难道不是一种赠与行为吗?这跟我送给喜欢的男孩子礼物,好像没有什么区别。是,没错,但是这个钱并不全是主播的,很多一部分要交给平台分成。比如说映客这个平台上的主播收入,主播是分成32%,平台拿到68%。陌陌主播也分成30%左右,其它有一些规模小一点的平台,主播可能拿到大头,比如说50%以上。另外一个方面直播平台的主播是有任务的,比如要求每个月在线一定要20天,或者小时数,每个月要45个小时等等。那对我们而言呢,可能是一种赠与,对她们而言就构成了平台和主播的收入和所得了。所以网红的收入不能简单的视为赠与,也不能够否认它具有所得的性质。


网红的税具体如何征收? 

在计算主播的税额的时候,不能够按照公司薪金所得,也不属于偶然所得,可以按照劳务报酬所得这个税目,征收个人所得税。至于在微博问答等等平台,回答问题的大V(网络意见领袖),回答问题可以视为一种提供咨询,那么它也属于劳务报酬所得的征税范围,也可以按照劳务报酬税目征收个人所得税。


由谁来缴税呢?这就要分情况讨论了,第一种如果资金是打到平台账户,再由平台向支付工资薪金一样,支付给网红,那么网红的收入就是平台支付的,平台应该代扣代缴。


第二种情况,如果这个钱直接进了网红的个人账户,那就要网红自己申报缴纳了,实际上微博打赏就属于这种模式,平台不经手一分钱,按照现行的法律依据是不负有代扣代缴义务的。


纳税的时间和周期是怎样的?不管是劳务报酬,还是偶然所得,都是可以按次缴税的,也就是说我可以拿到一次收入缴一次税,同时也可以按月缴税。按照现行的税法,属于同一事项连续取得收入的劳务报酬所得,是以一个月内取得的所有收入为一次来合并缴税的。


未来网红将通过大数据监控系统

进行实名纳税

去年底出台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了各地网信部门的监管职责,税务部门和网信部门之间应该加强涉税信息交换共享以及行政管理的协作。海淀区地税局近期也开始与阿里旗下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合作,在实名办税环节创新征管手段,运用人脸识别和大数据实现实名办税,对互联网等新兴业态行业的税收情况进行监管。也就是说,网红们未来将实名纳税,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进行实名认证。


以上讨论来自第一财经《解码财商

《解码财商》是第一财经出品的以财经专业人士作为嘉宾的脱口秀节目。节目为观众梳理经济大势,探讨获得财富必备能力,剖析财经人物成长轨迹,讲述充满智慧的财富故事,重现500强企业的商战内幕,揭秘古、今、中、外财富迷局。第一财经频道每周一至周四21:40-22:05播出。



首页 - 第一财经财神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