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VIP 第八百零五章 亚希尼的挫折

摘要: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11-12 11:46 首页 雷霆反击

  站在坦克上的亚希尼也同时看到了这次火力表演,他被震惊地目瞪口呆。他原本向空军要求的,是袭击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敌人,吓唬吓唬了事,他并不指望那些十投一中的年轻飞行员能够全歼敌人,但是这座大楼跨下来形成的几千吨级瓦砾,一举吞掉了隐藏在附近大量印度部队。当然同时也堵住了他自己的前进去路,使得他必须得绕开这个街区才行。但是无论如何,空军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旅长你看到了吗?空军派来了一个魔鬼,他一个人消灭了敌人一个连,不,也许有一个营。空军真是太了不起了。”

  拉赫曼激动地在电台里喊道,他也算打过几仗的老兵,但是此刻也难免声音颤抖。

  “没什么了不起的,正真解决战斗的,那还得是我们。”

  亚希尼假装不屑一顾,然后钻进战车,靠在炮塔内壁上发了一会儿呆,实际上他也有些目眩。

  炮长塔西姆转过头来:“你怎么了?”

  “没什么,早知道有这种事,我当年应该去当飞行员,”亚希尼回答道,“一个人就能控制局面,不需要三个人来操纵,听说伙食也不错。”

  “别傻了,空军不收中学生。”

  亚希尼在地图上寻找新的路径,但是无论怎么绕,绕过新德里国际会展中心的道路是没有的。一旦打到那里,就可以与南方进攻的中国军队遥相呼应,鉴于敌人不喜欢腹背受敌的特点,也许阻挡在他与中国军队之间几个街区的敌人就会自行逃跑,战线可以练成一片。

  当然是不是如此,他也不能确定,城市战斗对于他差不多也是白纸一张,他以往在巴掌大村庄和小镇战斗过,遇到危险可以推倒房屋,冲出一条生路,但是在这里,一旦遭遇不测,掉头都十分困难。

  亚希尼急不可耐地想发起攻击,但是他还必须再等等,此时,他的2个营的部队开始试图涉水,只遭到了零星的反击,拉贾尼的2营冲到河流当中的时候,西岸印度军队已经自行退散了。

  派斯阿德坐在指挥部内,安静地听着中国军队的宣传飞机播放的广播里,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广播里播放的是驻守斯利那加的最高军队长官,梅内亚姆上将,宣布“退出”战争的一纸声明。

  声明表示,卡汗政府发起的不义战争,使得印度陷入绝境,因此他和他的部下们,经过痛苦的选择,决定在军人荣誉和国家前途之间错处决定,不再继续这场绝望的战争,他们将退出战争,以后会站到人民选择的领袖一边。

  帕斯阿德苦笑了一声,梅内亚姆差不多把自己的一半的心里话说出来了。从行文看,梅内亚姆并没有投降,当然严格意义上,当然算是叛国。

  帕斯阿德回忆其当初,自己是何其反对这场战争,他警告过卡汗和辛格,如果发起进攻,必须维持可控的规模,因为一旦过了10月份,中国军队将可能投入到战争中。但是卡汗和辛格之流,将这些忠告当做耳旁风,他们要的是一场规动摇国本的豪赌。现在,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当初的因为反对战争而被撤职,但是这所有的烂摊子都落到自己头上了,想起这些,确实让他倍感委屈。也许应该放弃所有顾忌,走梅内亚姆的路?不,还是再等等看。

  “梅内亚姆算是解脱了,我以为他会早几天公布,没想到拖到了今天,看来他和杰米伦的政府谈妥了。”元帅坐在一张躺椅上,看似悠哉地说道。

  “我得到的情报,他是故意拖延到今天的,因为他不想背负太多的骂名,尽量想塑造有心无力,被迫停战的形象。但是上个星期起,中国军队就解除了对他的部分围困,让他能将粮食运上去。”站在一旁的查曼说道。

  “总理知道这些吗?”

  “当然,不过总理还是老一套,不断地欺骗自己,他希望每个人为他战死,或者饿死,他希望整个印度,为了他的理想毁灭掉。”

  “如今他该知道战争不是一场好玩的游戏了。我希望他不要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才对。”

  “他的医生为他提供了毒药,这是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我想敌人炮弹打到家门口的时候,他不会继续自欺欺人了。”

  “你还有什么新的消息?”

  “杰米伦的政府向巴雷利的空军参谋长比夫拉塔发起了电报,希望与他磋商战争后的空军重建问题。”

  “重建?他想的还真长远。想必是中国人在幕后,希望拉拢印度空军,免得他们跑到南面去。”

  “这是毫无疑问的。海军已经被美国人事实接管了。将来的大局会由中美来决定,这些都是他们手上的牌,不过我看次大陆分裂的局面难逃啊。”

  “当年印度能够脱离殖民统治,并成为如此大的多民族国家,靠的是圣雄甘地个人的魅力,而非武力;如今毁灭她的,却是一个穷兵黩武的总理。”

  查曼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比夫拉塔上将怎么表态?”

  “还不清楚,不过上午时候,总理府也给比夫拉塔发去电报,要求他停止观望,立即将全部力量投入到新德里保卫战中,他相信敌人会被我们的意志力打败。”

  “卡汗永远有那种出人意料的幽默感,我真的服了他了。”元帅突然感觉自己被逗乐了,他想象比夫拉塔看到卡汗的电报时一定会气得发抖。

  距离新德里700公里的巴雷利机场指挥所内。罗尔上校忐忑地敲开了参谋长办公室的大门,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说不清会是什么。

  “第17联队联队长罗尔,向您报到。”

  “请坐年轻人。先看看桌子上的东西。”

  白发苍苍的参谋长站起身来,等着罗尔左下,并看完那两份简短的电报,一份是杰米伦发给他的,一份是卡汗发给他的,前者要求他停止作战,后者要求他立即发起反击。

  “说说你的看法,我们还能不能打?”

  “继续打,那是开玩笑,已经没有几架能打的飞机了,缺乏零件和弹药,缺少有经验的飞行员和预警机,一升空就会被他们的预警机盯上。即使进行骚扰性的攻击都很困难,敌人的远程防空力量就在那里,我们起飞后不久就会进入他们的射程。”

  “那么,杰米伦的建议呢?他要求我们至少派一个人去斯利那加,参与新印度重建的高层协商会议,他说可以秘密的去,谈不拢他也会保守秘密。”

  “那简直是形同叛国。”罗尔斩钉截铁道。

  “我们是军人,总要为一个印度政府服务。3个月前,我在新德里参加高层作战会议时,梅内亚姆说过必须打到最后一人,不过他现在怎么样了?我看他的声明在侃侃而谈论国家前途和军人荣誉,也没有觉得他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罗尔差不多能听出来,参谋长是想要和杰米伦谈谈,原本处于包围圈外的空军大可以作壁上观,或者按照美国人的意思退到南方,但是卡汗最后的这道催命符,显然起了非常负面的作用。

  “我想,也可以派出适当的人去摸一摸底细。”罗尔说道。

  “是的,这就是我让你来的原因,我希望不卑不亢地与中国人打打交道,我不能找一个窝囊废去,不知道你的意下如何?”

  上将给罗尔出了一道难题,显然上将本人还不想背这个叛国的名头,但是空军的处境似乎没有太多的选择了,于是他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让某人替他去背黑锅。

  “您是想让我去?”

  “接触一下嘛,我看没坏处,目前只有中国人能够压制巴基斯坦在领土问题上的野心。你知道新德里危在旦夕,巴基斯坦提出了从拉贾斯坦到旁遮普还有克什米尔的全方位领土要求,作为战争赔偿。是时候让中国人看看,我们印度的武装力量,仍然会团结在下一个政府周围,如果印度军队互相拆台,那就等同于自暴自弃了。”

  “我明白了,我可以去斯利那加,作为空军的代表。”

  “我的专机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可以去,联络方面的事宜很快可以解决。”上将说着指了指窗外,可以看到一架特勤中队的波音737停在了跑道边上。

  “不,如果要我去,我必须驾驶我自己的飞机。我想那样才不至于让敌人看扁。如果不同意我这个请求,我就拒绝这项任务。”

  元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表情严肃的年轻人,看来他是认真的,不过他要开着他那架带着8个击落标记的米格29穿越敌人防线,降落到斯利那加,倒也不失为一件豪迈的举动,说不定可以让那些躲在南方,随时准备对军人不忠口诛笔伐的媒体,在评论此事时,稍微积几分口德。

  新德里东部,亚希尼终于等到了自己的2个营过河完毕,但是他发现自己的3营还是少了整整一个连。2个钟头前,拉贾尼向他报告,那些被地雷炸坏的坦克,一早上都修好了,不知道这会儿怎么还是少了3个排。

  拉贾尼无奈告诉他,行进途中一路损坏,仍然有三分之一掉队,那些拼凑起来的车+架上完全外行的车组,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亚希尼没用功夫再等,他必须立即发起攻击,也许可以在战斗中,等待那些车辆渐渐补充进来。

  在等待战车的时候,机步营已经在进攻方向上先打了一下,兵抓到几名战俘,紧急审问了一下得知了一些情况。

  首先,前方敌人部队大约有几部分组成。其一是陆军的16师,一支半年前被歼灭后重建的部队,也就是以上被俘人员所属的部队,他们授命顶在前面进行阵地防御,他们后面是自卫军的敢死队,大约有2000人,这些人的组织很简单,分成3至5人的小队,每组人都携带火箭筒和机枪,企图利用街道地形进行顽抗;此外,还有机动部署的第50空降旅,这些部队装备较好,但是人数很少。

  俘虏还报告说,他们看到过附近有坦克活动,但是不知道集结地在哪里。

  亚希尼按照计划行动,他的坦克群越过制高点,向敌人盘踞的城区浩浩荡荡开去,由于经过一片开阔地,这支部队短暂暴露在敌人视线内,其规模着实把当面守军吓了一跳。

  这些部队被上级告知,巴基斯坦一个步兵师只有30辆坦克,这原本只是故意缩小敌情,哄骗他们的话,但是现在起了反作用,士兵们可以由此简单推算出,他们当面的敌人可能有3个师。

  亚希尼的坦克群迅速通过空旷地带时,用高平机枪,向前方平民窟房屋上所有可疑的窗户开火,他将拉赫曼第三连留在后方,这些VT-4坦克是他的宝贝,除了武器站可以压制较高处敌人外,其榴弹发射器发射的烟雾弹也可以为空军指示目标。攻击前,他已经与空军约定了一些简单的联络规则,以免让印度人钻空子。阿米尔在战斗中,就曾经被印度人看破手脚,结果印度人向阿米尔的坦克发射了同样颜色的烟雾,引诱空军袭击己方坦克。亚希尼非常善于总结自己的经验和别人的教训,同样的亏,他可不能吃第二遍

  正面印度16师的一个团,很快在坦克冲击下垮掉,拉贾尼的2营迅速在城区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占领了2条街,战斗似乎变得十分简单。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拉提夫上校投弹时,敌人的一个师部正躲在大楼下面,被一锅端掉了,这才是敌人不堪一击的主要原因。

  拉贾尼报告,正在向纵深发展,已经发现了自卫军的小队。

  亚希尼选择的下一步进攻路线,是平民窟的一条街道,路较宽,且两侧都是低矮建筑,他要求所有坦克分列在街道两侧,将火力对准对面的沿街房屋,缓缓向前,步兵则躲在坦克后方,逐一踢进门去肃清残敌。他自己的主力留在后方,不时利用无人机观察周围敌人的调动。这一部署看似十分严密,可以立体保护整个进攻队形,不过这只是亚希尼空想出来的,并未经任何的实践。

  2营缓缓向前,哈立德坦克在正面和侧面都加挂了反应装甲,这使得它们只要队形合理,不被敌人包抄到后面,就不容易被敌人火箭筒击穿。果然,敌人似乎被亚希尼严整的队形吓住了,迟迟没有反应。

  坦克沿街缓缓推进,如同坚不可催的矛尖,敌人终于开始零星反击,不时有迫击炮弹落到四周,车长们受到警告,附近可能有狙击手,不敢讲头伸出车外,这使得观察范围受限制,。

  另一个隐患暂时还未被任何人察觉,步兵们不敢太过靠近坦克,因为他们十分忌惮坦克上的那些反应装甲,这使得坦克失去了掩护还不自知,这是亚希尼没有预料到的。他的堂堂阵阵即将接受考验。

  自卫军开始从两侧房屋上是试探性地露出头来,坦克的并列机枪理论上有足够的仰角可以够到,事实上,一时间横飞子弹确实打得敌人不敢再次露头,但是敌人已经发现并列机枪的火力反应很迟缓,而且巴军步兵躲得很远。他们的前线指挥官,准备实施新的战术,切断步兵支援,然后痛打坦克。而第50空降旅的狙击手们正躲在远处,等着车长们露头。

  一名勇敢的自卫军战士突然从屋顶上起身,2秒钟内,就向下面坦克发射了火箭弹。

  一辆哈立德被击中后部,开始冒烟,看来在街巷里步兵占优势的结论远未过时。更多的敌人受到鼓舞,乘乱下手,他们从两侧制高点上开火袭击坦克,同时扔下烟雾弹,阻挡后方步兵视线,不让他们靠前。短短一分钟内,队伍中部的6辆坦克被摧毁。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

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首页 - 雷霆反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