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王?我只服陈冠希

摘要: 陈冠希有很多面。你可能曾经被他的盛世美颜俘获过,为他的火爆脾气恼怒过,被他的各种负面新闻刺激过,为他音乐里的认真感动过。真实的他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他确实让中国的潮流在世界上有了我们的声音。带货王?我服他。

11-11 11:38 首页 时尚先生


陈冠希,是一个争议性的人物。无论是早年痞痞的坏小子形象,还是后来沸沸扬扬的“艳照门”,甚至再后来和林志玲的一番公开撕 X ,让很多人对他没有好感。公众眼中的陈冠希直爽、无所束缚,说难听点不少人觉得缺乏教养,但没有人了解真的他。对于音乐,他是认真的,也有着领先于时代的敏感。暌违七年,陈冠希以“一只猴子”为自己的新专辑命名,借用“齐天大圣”孙悟空来表达,还自己作词作曲,好听



Edison Chen 陈冠希,可能给大多人的印象还停留在 08 年的艳照门事件当中,近些年又回到大众视野中的事件还是与众多明星和媒体的骂战。在新专辑发布会现场,你能明显感觉到 7 年后,你能感觉到他明显变了。除了组建家庭和拥有 baby 对他带来的温暖,时光和经历在他身上的作用不言自明。



不谈别的,我们来说说陈冠希在时尚圈的表现。艳照门后的一段时间里陈冠希好似销声匿迹,但其实他离港后转战好莱坞发展,在洛杉矶、纽约两地跑,除了不断试镜外,同时为他的品牌 CLOT 寻找合作机会。



经过多年的努力经营,他所主理的潮牌 CLOT 凝结集团( CLOTFAMILY ),从一个香港本土街牌迅速成长为全亚洲、乃至全球炙手可热的潮流品牌,为促进中国潮流文化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算来竟然已经是个运行 14 年的老牌公司了。



可能有人还是不服陈冠希,说: 14 年算什么,我家门口的小卖部都是 20 年的老店了!但是如果让你列举一位亚洲潮流圈的“带货王”,许多人会想到权志龙、余文乐、罗志祥——至于陈冠希,“带货王”这个头衔似乎早已装不下他了。



与 GD 、六叔、小猪等“带货王”不一样的是,陈冠希带的可都是“私货”( MADNESS 出门左转谢谢),也就是他自己参与设计或是他旗下厂牌参与联名的单品,其中大部分都是球鞋。比如这双去年在球鞋圈掀起轩然大波的 Vlone x Air Force 1



Vlone 是陈冠希与两位纽约说唱歌手 A$AP Rocky & Bari 合作的潮牌,这双 Vlone x Air Force 1 当时只在纽约哈林 Vlone 实体店中超限量出售,最高价炒到了 35 万 RMB 。今年年初这双鞋终于在国内发售,市场价仍能炒到 2 万元,可见陈冠希这个名字有多值钱!


Vlone x Air Force 1 伦敦发售现场


最近 EDC 带火的一款单品, 5 月的西安草莓音乐节上脚的一双 Nike Vapormax 。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双 CLOT x Nike Vapormax 联名配色,陈冠希亲自参与设计,招摇的大红色相当扎眼。虽然尚未披露具体上架时间和价格, Sneakerhead 们已经是饥渴难耐了。



15 年四月份,耐克为纪念 CLOT x NikeLab Lunar Force 1 “十周年”别注鞋履发布,双方于上海 NikeLab X158 门店举办了一场盛大的主题回顾展,除了创意无限的球鞋主题装置艺术之外, 10 年中 CLOT 极具代表性的服饰单品也呈现于众,而一张张 Edison 与 Kevin Poon 的杂志封面图,更是见证了 CLOT 从香港走向世界的 10 年旅程。



Adidas Originals 曾在旗下经典鞋款“ Stan Smith ”系列中,鞋舌上印刷上 Edison Chen 及他的头像,你要知道,多有代表性,才能登上鞋舌。



2017 年初, CLOT 更是拿了虎扑体育一笔数千万元融资,显示了陈冠希对国内潮牌市场的野心。



相比之下,陈冠希的演艺事业似乎成了副业,尽管自己对音乐无比热爱,尽管这么好看的脸天生就该演戏,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2008 年 EDC 退出了演艺圈,时隔多年再度回归,岁月留下的痕迹让人唏嘘。



如今的 EDC 虽然没结婚但已经生子,在他认为形式不是很重要,感情好才是真的好,在家人的陪伴下安定下来,翻开了人生的新篇章。他说,什么时候领证他说不好,他只能告诉大家,他和秦舒培和女儿 Alaia 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多年之前你一定想不到,陈冠希有一天也成为了晒娃党!



在外界看来,陈冠希事业如日中天,家庭和和睦睦,现在的生活就似乎 2017 年 5 月发布的新单曲“爽”。但你似乎并不是很了解他,为什么这么急迫的想成功想有钱, 1996 年夏天, 16 岁的陈冠希计划离开香港,回加拿大念书。



在父亲身边 7 年仍未找到安全感的他,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迁徙。一同前去的,还有他在香港这几年收获的为数不多的几位知己。



或许是出于对太过忙于生意而忽略了他的父亲的怨念、负气,以及内心深处某种隐隐的崇拜,临行前,陈冠希对朋友们说:“我们将来要是一起开公司做事情该多好。”



那个时候,陈冠希同所有遭遇家庭不睦的少年一样,选择了叛逆。有所不同的是,他比平常人还多了一个与生俱来的执念:赚钱。



在加拿大的几年,街头文化是他认为自己能找到的最好归宿,陈冠希后来选择开潮牌店,也就根源于此。



2003 年,陈冠希和儿时好友潘世亨前后脚来到东京,经朋友介绍,他们认识了有“原宿教父”之称的藤原浩。



此时的东京,因吸收欧美文化较早,早已是整个亚洲的“潮之都”,而当时的香港非常流行日本的潮流服饰,却鲜有专卖店开设。一件在日本售价 700 港币的衣服,水货版本在香港要卖到 1700 块港币。陈冠希在这里呆了两三个月,有一天藤原浩对陈冠希说,你这么喜欢我们的衣服,为什么不自己开一家店呢。



显然,当藤原浩这么说的时候,陈冠希心动了。回到香港后,陈冠希和潘世亨动作很快,于当年在铜锣湾百德新街一栋大厦的二楼开设了自己的潮流店铺 JUICE ,售卖一些代理的潮流品牌服饰,包括 Undefeated 、 VisVim 、 NIKE 、 Subware 、 Recom 等;同时也和一些知名品牌联手推出限量产品——与 NIKE 合作的鞋“ KISS OF DEATH (死亡之吻)”、和 LEVIS 合作的牛仔裤、限量版小熊玩偶等。



令陈冠希感到高兴的是,应验了格莱德威尔的话,因为他第一个吃螃蟹,所有合作限量产品,销售率都高达到 95% 。



在店铺管理模式上,陈冠希对 CLOT 品牌的一个重要坚持就是不分销,所以到现在为止,只有在各大分店、官网以及独家合作的电商平台上可以买到 CLOT 的正品服饰。 2006 年, CLOT 进驻内陆后,将大陆和香港的店铺运营分为两个独立体系,单独运作,但是货源统一,均来自陈冠希,价格上也是全球统一定价。



说实话在“艳照门”事件发生后,生意也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CLOT 粉丝群的粘合性还是比较高的,他们认为“艳照门”只是服装店老板的私事,我们是来买衣服的。



陈冠希有很多面。你可能曾经被他的盛世美颜俘获过,为他的火爆脾气恼怒过,被他的各种负面新闻刺激过,为他音乐里的认真感动过。真实的他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他确实让中国的潮流在世界上有了我们的声音。带货王?我服他。















首页 - 时尚先生 的更多文章: